主页 > 文教 > 正文

“一带一路”上的中国人名

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   2020-01-05

    在一家报社工作有年,常有机会“走出去”海外采访。经年累月,积攒下不少采访笔记,无意间发现一些人名很是“职业"。

  中部非洲的刚果(金)首都金沙萨,一中资公司总经理名牛景路,巧的是,他的儿子也在同一公司,名牛天涯。风景在天涯?在海角?在天涯走出一条风景路?“老海外”牛景路给儿子取名,当有深意存焉。牛天涯在公司担任翻译外联,笔者泛黄的采访本上记有牛天涯提供的食品价格:鸡一只20元人民币;牛羊肉12美元1公斤;白菜论棵卖,100元人民币一棵。蔬菜价格远高于牛羊肉价格,所以员工食堂多肉少菜。行文至此,不由想起多年前在斯里兰卡采访,项目部天天招待我吃海鲜。我说,“就来点蔬菜得了,别搞得这么复杂。”项目经理是个北京人:“美的你,蔬菜多贵呀!”得,上海鲜!

  在西部非洲的科特迪瓦,结识一项目经理周沐雨。栉风沐雨,那是大西洋的风,那是象牙海岸的雨。

  十多年前,赴西非马里公干,与江西一农场负责人朝夕相处,相谈甚欢。此公名谭铁牛。铁牛者,拖拉机是也。“铁牛,你这名字很农业、很职业。”“出生时逢农业机械化,拖拉机令人神往。”这家农场田间处处可见“铁牛”。一日午餐,有碗口粗的蟒上桌,红烧的,是“铁牛”翻耕时的“副产品”。铁牛与我等大快朵颐。

  周一桥,中铁大桥局海外分公司副总经理,《环球时报》曾刊登其口述文章《我在海外建大桥》。“名字是我爷爷取的,为了纪念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开工建设。”周一桥的父亲周璞曾是武汉长江大桥设计小组成员,承担基础工程设计。周一桥因桥得名,与桥结缘,走出国门,先后在缅甸、孟加拉国、坦桑尼亚参与桥梁建设。

  张中报,一家中资公司的财务经理。这家企业在东帝汶修筑高速公路。公司总会计师介绍,“他父亲是会计出身,他出生时,父亲正在做中期报表。”我说,“好嘛,娘胎里就和数字打交道,生来就是干会计的料。”

  邹海湃,中铁国际南美公司负责人。我们是赶海人,海潮澎湃,心潮澎湃,必须的。

相关阅读
最新头条
热点头条
Copyright © 2002-2021 壹点新闻 版权所有